首页 | 体育 | 文化 | 旅游 | 健康养生 | 科技 | 综合 | 娱乐 | 国际 | 教育 | 时事 | 财经 | 军事 | 汽车 | 社会 |
您的位置:经建信息门户网 > 财经 > 新锐PE突围战

新锐PE突围战

作者:经建信息门户网 时间:2019-10-23 06:06:13 人气:4950

王博一与何涛医生的第一次会面是在虹桥机场的星巴克。

当时,何涛担心下一轮融资,甚至没有钱做最坏的打算。仅仅一个月后,王布依代表昆凌首都给苗寿医生送去了ts。与此同时,长期在外面观察的组织开始涌入。

这次会议不仅挽救了何涛的迫切需要,也使昆凌的首都“获得了成功”。

2018年4月2日,苗寿博士宣布完成近5亿元的第三轮融资,腾讯牵头,昆凌资本、红杉资本和祁鸣风险投资共同追加投资。仅仅六个月后,苗寿博士宣布完成第三轮融资5亿元。明星资本领先,红杉资本中国和祁鸣风险投资也紧随其后。五个月后,2019年6月,苗寿医生完成了第三轮融资,估计价值超过70亿元。

后续资本的迅速聚集和对熟练医生的青睐使昆凌资本在一年内获得了超过基金成本的理想回报,账面投资回报超过10倍。

昆凌资本成立于2017年,是一家新成立的pe,专注于医疗卫生、教育和大额消费,资金管理总额近20亿元人民币。此外,昆凌首都先后推动并启动了多项合作基金的设立,包括与普通大众大型药店合作设立的医疗卫生领域投资基金、与李昂教育合作设立的教育产业基金、山东省新能源转化威海产业发展基金。

作为一个新成立的基金,为什么昆凌资本在它的第一个项目中取得了如此美好的结果?

在中国风险投资史上,2017年可谓“风口年”。

从共享经济到新零售,从无人货架到人工智能,大约在2017年,将会有许多初创企业追逐风口,以成为“风口上的猪”。与此同时,风险投资机构也开始了一波新的增长。

在此期间,许多来自群星云集机构的投资者纷纷出来设立自己的新基金,甚至有几年投资经验的投资者也步入了这一“基金初创潮”。

昆凌资本成立于今年。昆凌首都的创始人王博一出生在海通开元。核心团队来自市场上知名的投资机构。经过多年的努力,他们越来越认识到投资应该以稳定和保守的方式进行。他们应该认真搭建自己的平台,一砖一瓦地搭建自己的平台,因为耐心做好每一项投资管理工作是保持市场常青的基础。

作为一个新基金,筹集足够“弹药”的重要性毋庸置疑。然而,不久之后,整个风险资本市场遭遇了一个巨大的冬天,风险投资公司陷入了融资困境。根据投资研究所发布的2018年中国风险投资/私募股权市场数据报告(China vc/pe Market Data Report),2018年,风险投资/私募股权融资858只,同比下降27.1%,共融资1116.35亿美元,同比下降60.16%。大多数新设立的基金仍处于筹资阶段,筹资时间较长。

然而,那些渴望成为“下一个”知名机构的新成立基金不得不离开,因为它们无法筹集资金。

然而,在持续的融资困境下,昆凌资本已经完成了总额超过10亿元的市场化融资,并先后推动了一些合作基金的设立,包括2018年4月正式启动的山东省威海市新老动力转换产业发展基金。昆凌资本分别与人民药房和上海李昂教育建立了以医疗服务和文化教育为重点的行业投资基金,以提升团队在特定行业的专业水平和投资水平。

其核心在于昆凌资本稳定的投资风格。昆凌资本只投资于其团队拥有丰富经验和可深度赋权的工业资源的行业,如医疗保健、教育和消费。只有这样,才能更容易把握企业高速爆发前的投资时机,从而赢得“赚大钱”的机会。

大师级医生就是这样。凭借医疗行业成熟的认知框架和强大的工业资源优势,昆凌团队率先看到了熟练医生的爆炸式潜力,并得以低价进入市场。最后,在短短一年时间里,昆凌资本从苗寿博士项目中获得了完全覆盖基金成本的理想回报,账面投资回报超过10倍。

“对于我们新成立的基金,必须考虑的是做好基金的工作,即赚钱。只有当投资回报非常可观时,我们才能获得下一步生存的可能性。然而,个人和基金平台的能量都有限。只有将有限的资源集中在几个高质量的项目上,我们才能尽力确保每个项目在未来都能产生理想的回报。”王布依说。

这也意味着昆凌资本在投资中不会频繁出手,而是会准确地射出所有子弹。

据悉,自成立以来,昆凌首都已经投资了四个项目,包括妙手博士、丁香园、卓建科技和集云教育。在昆凌资本的规划中,目前的资本规模控制每年外资金额在三张左右是一个理想的状态。

“现阶段,昆凌的投资节奏不需要越来越快。应该更多地考虑提高案件的成功率。”王布依说。

寒冷的冬天,市场套利空间逐渐压缩,跟随趋势投资的不确定性也显著增加。

与此同时,“俘虏式”投资后管理已成为风险投资机构一个接一个努力的重要课题。尤其是在工业互联网方兴未艾的时候,甚至风险投资者也开始强调投资后的资源赋权和工业生态系统的建立。

长期以来,国内投资市场更加活跃,风险投资发展迅速。然而,投资后投资市场的管理意识相对淡漠,“先投资大后投资小”的现象更为普遍。在过去的两年里,行业的衰退和退出渠道的缩小,迫使巧妙的“再投资”投资策略逐渐浮出水面。

“目前的私募股权市场不同于过去。相比之下,过去企业家在筹集资金时实际上更注重金额和估值,因为这是对企业发展最直接的帮助,大多数企业家不会购买基金的增值服务。”王布依提到,直到2012年左右新一代企业家崛起,初创企业才真正追求投资机构的资源赋权能力。

事实上,正是因为王博一对制度性产业资源的深刻理解,昆凌资本才诞生。与市场上其他体育组织的创始人不同,王博一的直接投资背景地位也使得昆凌资本从诞生之日起就自然地更接近资本市场和上市公司的产业资源。相应地,昆凌资本从一开始就以“大投资”为使命和武器脱颖而出。

这种“巨额投资”意味着昆凌的资本在任何情况下都必须“大量投资”,不仅是在单个项目上的巨额投资,而且是“巧妙的投资”。

例如,在昆凌资本投资的过去四个案例中,昆凌团队将与被投资企业团队保持密切沟通。更具体地说,团队成员几乎每两周打电话或会见他们的创始人,以足够的耐心为后者增加服务和价值。"管理、数据、问题、解决方案和资源共享."这四个要素通常构成了每次“例会”沟通的全部焦点。

“我们希望在投资后赋权方面至少超过行业平均水平。”王博一表示,昆凌资本将在后投资管理中扮演“朋友”和“战略家”的角色。

当然,在为尽可能多的项目服务的同时,昆凌资本也隐藏着自己的“计算”。也就是说,无论是在投资还是在投资后管理阶段,昆凌资本都可以更多地参与和控制整个过程,以最大限度地管理投资风险。

目前,如果你困惑地盯着市场上的一些基金机构,怀疑它们是风险投资还是私募股权投资,对方可能会感到尴尬和难以回答。

这是因为,在今天所谓的“市场变化”和“行业洗牌”中,vc/pe的界限越来越模糊。每个人都很难准确地划分自己的位置。

事实上,纵观整个风险资本市场,这一幕现在已经很熟悉了。早在2008年左右,投资行业就已经产生了体育组织vc和vc组织天使的分化现象。

特别是对体育机构而言,当时国内企业的巨大排队延长了企业上市时间。与此同时,欧美市场陷入金融动荡。当时,这些ipo前项目的退出令许多私募股权公司感到困惑。为了降低风险,投资早期项目成为当时体育组织的共识。

近年来,中国私募股权投资市场资金总量丰富,各机构的投资策略将根据市场趋势的变化进行调整王博一表示,事实上,市场上许多风险投资的资本规模和数量已经达到了私募股权基金的规模,因此当他们投资单个项目时,他们将在很大程度上与私募股权基金的单个项目的投资额相匹配。

作为一只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诞生的基金,昆凌资本也面临着同样的“尴尬”。尽管昆凌资本把自己定义为一个体育组织,但王布依似乎不想受到它的限制。“我们把自己定义为体育,因为我们的团队背景是体育背景。为了获得更高的收益率,我们仍需要为该基金找到一个相对舒适的投资领域。”王布依非常坦率。例如,在苗寿博士的项目中,昆凌首都的祝福时间也表明它不是一个纯粹的体育项目。

此外,如果用两个关键词来概括昆凌资本的核心命题,另一个是与之相联系的“风险控制”。与其他机构的现有回报指导不同,昆凌资本考虑的是项目的风险状况,即未来亏损的可能性,最多是在开子弹时。

“不想先赚钱。如果你能接受这个项目最坏的情况,你将投票。如果你不能接受,那就不要做。”不过,王步一同时提到,如果你投资一个你熟悉的领域,即使项目有问题,你也可以尽快想出解决方案。

尽管每个人都知道这个性感的项目有助于一只新基金迅速成为“黑马”,但昆凌资本已经在第一只基金的第一笔单笔投资中完成了一系列项目。但在王布依的计划中,昆凌资本希望“稳步”赚钱。“我不知道昆凌资本将来能否赚很多钱,但我希望它至少能继续赚钱。”

这是因为,无论是风险投资还是私募股权投资,一切的核心都是拥有能够赚钱的项目。特别是在“风口理论”不再有效的背景下,稳定是当前基金生存的第一法则。(文/马牧杰源/投中网)


© Copyright 2018-2019 gunrata.com经建信息门户网 Inc. All Rights Reserved.